文学眼中的古琴音乐-扬州古琴厂家直销
阅读次数: 更新时间:2019-08-07

  古琴音乐与文学有着与生俱来的密切联络,它表现在,琴歌和诗词演化的联络;琴曲的文学内涵;琴诗这三个领域。

  琴歌是古琴音乐最初的表现方式,亦称之为“弦歌”,其中诗为主体,按曲咏之。这在“诗言志,歌咏言,声依咏,律和声”的时代里,无疑,琴歌能酣畅淋漓表达人的思想感情,也能以巧不可阶的姿态服务于统治阶级的“任、礼”。可是,诗人与乐工非一人,诗人不明白音乐,所作之诗须经乐工裁剪之后才干入乐,所以出现“凡乐辞曰诗,诗声曰歌,声来被辞,辞繁难节。故陈思称李延年闲于增损古辞,多者则宜减之,明贵约也。”(《文心雕龙乐府》)从中可以看到,诗要成为歌,必然要契合音乐展开规则。由于乐工手中操纵着采诗人的权力,到了唐代,为了习气音乐的需求,诗体突破古诗的字数和韵律,构成绝句。正是“苏李诗出,画以五言,而唐时优伶所歌则七言绝句,其他皆不入乐。”(王昶《国朝言不尽意综序》),“唐初歌曲多用五七言绝句,律诗亦间有采者。”(胡应麟《遁叟诗话》)。跟着音乐体裁的改变,绝句又与之不相习气,为此又演化了词。“自五言变为近体,乐府之学几绝,唐人所歌,多用五七言绝句,必杂以散声,然后可以被之管弦,如《阳关》必至三叠然后成音,此天然之理,后来遂谱其散声,以字实之,而长短句兴焉。”(方成培《香研居词麝》)此刻,唐宋词是用来“倚声填词”,其题名通常是《菩萨蛮》,《蝶恋花》,《浣溪沙》等音乐的调名。上述标明,当弦歌的音乐机制和功用逐渐老到完善时,它有力地推动了诗体从古诗—-乐府—绝句— 词的演化展开。

  在古琴音乐中无论是琴歌仍是琴曲都有标题,而大的琴曲还有分段标题,这些标题不仅文字考究,并且具有丰盛的文学内涵。如《潇湘水云》(南宋郭楚望曲(有10个分段标题:1、洞庭烟雨;2、江汉舒晴;3、天光去影、4、水接天隅……(下略)。根据琴书中对琴曲的题解来看,琴曲(琴歌)的文学内涵可大致分红:叙说故事;直抒胸臆;借景抒情三类。《广陵散》(魏晋时期)是琴家们最为推重的琴曲,它以战国时聂政刺韩王的故事为体裁,全曲以“井里”(聂政的故土)、“取韩”、“冲冠”、“投剑”、“长虹”等分段标题展示了聂政刺韩王的壮怀激烈场面,称颂了一个普通百姓勇于抵挡、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。由于它鲜明的“不畏强暴”知道,曲名隐去其真意,取其流传在广陵(今江苏扬州)地区为名。而嵇康临刑前演奏此曲,却反映出这乎琴曲的本来面目。此类叙说故事的琴曲还有《胡笳十八拍》、《昭君怨》、《楚歌》、《圮桥进履》、《伯牙吊子期》等。明代琴曲《淦樵问答》是至今仍很盛行的曲目,它直抒文人因受统治者严酷镇压,深感祸福无常的危机,由此仰慕渔樵日子的胸臆。《杏庄太音续谱》(明刊本)题解道:“古今兴废有若反掌,青山绿水则固无恙。千载得失对错,尽付之渔樵一话算了。”还有《雉朝飞》一曲也是一乎直抒胸臆的典型琴曲。蔡邕《琴操》题解大意是,齐国的犊牧子年过七十还孑立一人,在野外打柴时,见到雉鸟双双飞去,所以感叹人不如鸟。此类琴曲还有《古怨》、《秋鸿》、《醉渔唱晚》、《长门怨》、《别鹤操》、《酒狂》等。《潇湘水云》是一支借景抒情的模范琴曲,作者以云雾弥盖九嶷山暗示南宋摇摇欲坠的国势,表现了爱国和忧国的情感。《神奇秘谱》(明朱权)题解道:“每欲望九嶷,为潇湘之云所蔽,以寓倦倦之意也。然水去之为曲,有悠拨自得之趣,水光去影之兴;更有满头风雨,一蓑江表,扁舟五湖之志。”此类琴曲还有《梅花三弄》、《平沙落雁》、《高山》、《流水》、《渔歌》、《梧叶舞秋风》、《碧涧流泉》等。

  琴诗是研讨古琴音乐的宝贵材料。在琴诗中一方面可以体会诗作时代的文化氛围,另一方面可从中得到有关琴名、琴人、琴曲曲目、琴曲内容、品评弹琴的记载。散见在各代诗会集的琴诗无以计数,可见琴与诗在文人手中已结下不解之缘。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弹着古琴的汉江姑娘-扬州古琴十大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