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音悠扬润我心
阅读次数: 更新时间:2019-07-30

  初见纪荣,便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,或许是被她身上那种恬静气质所吸引,与她的聊天颇有一种亲切之感如同好久不见的朋友一般。

  她说:“我追求所有美好的事物,并以此为生命的滋养之源。”从小就喜欢古代建筑中的花窗,于一面白墙之中,开一扇状如海棠、卧蚕、冰裂纹、灯笼锦的漏窗,隐约透景。昔有诗云:“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支红杏出墙来”,便将花窗透风、漏月、泄景的功能生动的展现了出来,正是这古朴文秀,简洁生动的艺术品令她从此铭记于心。她喜欢插花,康乃馨、火鹤、天鹅绒、芦苇草在花艺师的巧手中,稍许创意、一点留白,高低错落、俯仰呼应、疏密聚散,“天人合一”的自然之美就这样被充分表达。她还喜欢工笔画,闲暇之余颇感烦闷,便执笔作画,花草虫鸟皆可直抒胸臆,排遣内心燥气。言毕,她还拿出手机,细细地对我讲哪一幅是第一次画的,哪一幅是最近画的,但是她的才华还是震惊到我了,第一次画小鸟,只见光色艳发,妙穷毫厘,栩栩如生,鸟儿灵动的体态着实令人喜爱。还有瓷器,还有酒,都是她的向往,都是她的归属……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将自己所习喜好的东西变成自己擅长的,但是纪荣偏偏就是这样的人。古琴应该是众器之中令她最痴迷的,听了十几年的曲子,总觉自己无法真正理解其中神秘韵味。

  一日黎明时分,有微雨敲窗,有风过荷塘,有莲映清影,有雨润晨光,于是她,醒着。偶闻巫娜《天禅》一曲,顿觉如天籁,那缓缓流淌至心间的曲,抚平萧瑟凄清到达最深的念想,或许就是这般从容宁静。听雨入花间,听草木枯荣,听一花一世界,听一夜一秋凉,似乎蒙昧了多年的心此刻终于被打开,平日那晦涩难懂的古曲也如清泉一般滋润我心,是否这就是缘分?缘分至于书院,终结又是开始,在这里寻觅那个失踪的清音,有时候只是一个人坐着,抚摸琴丝,那种感觉惟其安静,仿佛世界的喧哗都早已浮沉于身体之外,只有袅袅的檀香撩拨着心里的情绪。在这个世界迷失了好多年,如今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,这一次,定不负如来不负卿,带着漂泊的心,回家。

  人心若知琴,处处皆古音。琴音悠扬,余香袅袅,万千浮华和努力, 半生等待和禅思,只为一颗清寂、寡淡的心,终为寻找、品味那半盏香茗。将饱满的绿茶,投于铁壶,清淡栗香入心入肺入呼吸,啜一口,人生五味皆融于此,融于这一盏茶。茶之味本于你我他皆是一味,不同之人却可品出不同之味,其实都是心像所生,思维的幻化,融于茶道。陆羽《茶经》曰:“茶有九难,一曰造,二曰别,三曰器,四曰火,五曰水,六曰炙,七曰末,八曰煮,九曰饮。”九难之难,其实难在用心。真正的茶人,是能够体会到茶外之味,从而益于我们身心的“行”与“德”。

  光阴,从来不会凉薄,只待我们去发掘。沧桑,也只是时光不小心撕裂的表象,若不计较,不论何时都可以重新开启一场深入于心的认知之旅,或琴,或茶,皆是自然神韵。【以上内容由扬州古琴坊为你整理发布】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古琴社林下“谈”琴